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千与琥珀的河川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千与琥珀


外婆不在了,上山的时候我因为学习的原因没回去,没能去送送她。 今天算是头七,愿外婆在另一个世界里能过的好点,不再那么艰辛。 说实话,其实早有心理准备,毕竟她已经那么老了,况且又得了中风瘫痪在床,但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无法接受,明明中秋去探望的时候还有点一切都会变好的感觉,怎么竟然就这样走了,怎么就这样走了...... 我童年的那片蓝天怎样就这样变灰暗了。 记忆中,外婆好像出生于三十年代,外公走的早,自我打小就没见过外公,是她一个人拉扯着我妈和三个兄妹靠着一台但是当时还算稀有的缝纫机和一点手艺熬过那段艰苦的日子,而打我懂事起,外婆又为我们这帮外孙操着心,记忆中,外婆算是最疼我的一个,几乎有什么好东西都没忘了留我一份,到家里装了电话之后,他打来唠叨的电话也向来是最多的,可以说她承载了我童年绝一大半的记忆,也承载了我童年一大半的欢乐。 后来,在我读高中的时候,病魔找上了她,她的身体状况开始变差,但是她都挺过来了,可没想到,在我复读的那一年,病魔再一次找上了她,这一次,就再也没好起来,病魔夺走了她的行动与言语能力,你可以想一下,一个爱唠叨的人突然说不出话来之后对她来说应该是一个多大的折磨。 在外婆病倒的时候,另一个令人感到伤心的事情发生了,我的小姨欠了一大笔赌债出走了,外婆最爱的小女儿学坏了。 从此,大叫成了她从医院接回家之后的唯一表达方式。 说实话,人有时其实真的很脆弱,特别是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有时我甚至想让上天快点带走她,不再让她受到如此大的折磨。 在她走了之后,庙里的人说他走了佛路,从此会过上幸福的日子的。 我不指望这些,我只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好好地活着,幸福快乐的活着。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