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知道了|千与琥珀的河川

现在我知道了

千与琥珀


小时候有一道数学题:“A、B两列火车先后从某地开出,请问:A火车在几小时后追上B火车?”

小时候,我就想火车追火车做什么啊?这道题做了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但现在我知道了:教育部跟铁道部关系不好已经有很多年来了,教育部一直没有告诉铁道部答案,铁道部把桌子一拍,我试试不就知道了。


小时候有一道数学题:“一个大水池子,6个管子进水,8个管子排水,问多长时间能把这水池子灌满?”

小时候,我就想,要充满水池就单开进水管的,要放空就单开排水管,同时开是要干嘛?又浪费水资源不环 保?这道题做了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但现在我知道了:每到下雨天,都要控制好排水设施,只有这样,没有海的城市才有机会看海。


小时候有一道数学题:“一个电梯以一定的速度运行,小朋友跟着电梯走多久能走完?如果小朋友反而向下走,多久能退下去?”

小时候,我就想,小朋友怎么这么淘气,电梯往上走,你往下退什么,这道题做了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但现在我知道了:只要电梯一出事故,小朋友一瞬间就下去了,还有可能被砸死。


小时候有一道数学题:“小明说小红是个好人,小红说小李不是个好人,小李说小明说的是假话,小莉说我相信小红的,如果他们中只有一个人说的是真话,请问谁是好人?”

小时候,我就想,为什么他们四个不都是好人,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有人说假话,这道题做了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但现在我知道了:有关部门、媒体、网民、当事人他们对一件事情说出来的话都是不一样的啊,我们要从小培养辨别好人坏人、真话假话的能力,才能好好的生存。


小时候有一道数学题:“一个笼子里上有三十五个头,下有九十四个脚,问鸡和兔各多少?”

小时候,我就想,干嘛要把鸡和兔子放到一起?直接看脑袋看不出来谁是鸡谁是兔子吗?这道题做了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

但现在我知道了:鸡和兔子其实也没差多少,反正都是吃的,反正都是肉,做成火腿肠也看不出来什么。

小时候有很多坑爹的数学题,我做了很多年都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为这些题都是在扯淡,现在我发现不是了,这些是真正的应用题啊!每一道都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一个不了解都有死的危险,原来我们的教育是这么的用心良苦!不要再批评中国的教育了,只有长大了你才知道教育部是在下一盘大棋!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