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论|千与琥珀的河川

挂科论

千与琥珀

六科破灭,非笔不利,战不善,弊在座位。位差而力亏,破灭之道也。

或曰:五科互挂,率位差耶?

曰:不抄者以抄者丧。盖失强援,不能独完。

故曰:弊在位差也。
    君以自写之外,小则选择,大则证明。较君之自写,与抄袭而得者,其实百倍;老师之所抓,与君之自投,其实亦百倍。

则君之所大欲,师之所大患,故不在抄矣。思厥学姐,曝霜露,斩荆棘,以有几题之利。尔等视之不甚惜,自投罗网,如弃草芥。

高数抓几个,代数抓几个,然后赴教导处训之。回班再看,而抄者又至矣。然则抄题之人有限,老师之欲无厌,抄之弥繁,抓之愈急。

故不抄则强弱胜负已判矣。至于补考,理固宜然。

古人云:“以抄为主,以蒙为辅,蒙抄结合,肯定及格。”此言差矣。 
英语未尝抄袭,终继四科迁灭,何哉?自写而不抄袭也。

英语既丧,C语言亦不免矣。

开学之初,始有远略,能守及格,义不抄袭。

是故逃课虽繁而后学也,斯恐补考之效也。

至考试以抄袭为计,始速祸焉。高数尝五战于室,五败而零胜。后击高数再,信心连却之。

自微观以失败,宏观又失意,惜其看书而不终也。

然体育处五科革灭殆尽之际,可谓体力孤危,战败而亡,诚不得已。向使考前各爱其科,求爱勿附于人,逛街不行,决心犹在,则胜负之数,及格之理,当与教授相较,或未易量。 
悲夫!以抄袭之心,盖平时之努力,以求抄之心,靠班上之奇才,并力考场,则吾恐看之也不清晰也。

呜呼!有如此之闲,而为补考积威之所劫,日怕月怕,以趋于亡。

为学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 
夫大学与中学皆学习,其势弱于中学,而犹有可以不抄而过之之势。

苟以大学之大,下而从学长破亡之故事,是又在学长下矣。
吾言:有此文采,何谈挂科!娱哉?叹哉?

来自:互联网

login……